前前阵子跨年时跟女友去玩,在规划的行程时,女友的姐姐也说想要跟我们一起去,因此,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女友也带她姐去玩,毕竟,两个人中间出现一个电灯泡,要怎样都很麻烦,订房间也要订四人房,但是那天房间不好订,我就只订到两人房,一大床,第三人加钱.出发时,女友与她姐都穿了短裙加上裤袜,跨年过程就省略了.跨完年就进房间继续玩一些小游戏,当然也穿插了一些酒精类的饮料,因为冷气只开送风,加上又吃吃喝喝了不少,房间感觉热了起来,女友与女友她姐就脱掉了裤袜,然后喝到大家都有点茫茫的,于是累了所以就休息了.不过,要是这样就睡到早上就太可惜了,对吧?因为……我们都还沒有洗澡啊!那间汽车旅馆的浴室,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半开放式的,也有透明窗户,我订的那间是完全开放式的,也就是床可以看到浴室,不过有隔一小部份的走道,只有一道玻璃帷幕隔着,中间沒有门,床脚过去就是电视,电视过去右边一点点就是浴室,只要躺对位置,就可以看到浴室里面的人.不知道这样形容够不够?而洗澡时,女友先去洗,她姐还跟我说怎么沒去洗鸳鸯浴?我说:「妳在这边,我怎么敢?」她姐说:「看来我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喔!」我说:「嗯,对啊!」她姐又说:「呵呵~~那还真的是对不起你喔!」我说:「沒有啦!出来玩最重要的就是高兴,其它的是其次了.」对话了一阵,我一直盡量不要把话题岔开,不然她姐穿的短裙坐在床上一直露出小裤裤的样子,让人会很想要扑上去.沒多久,女友洗好了,换她姐去洗,我跟女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女友沒多久就睡着了.我换了个可以看到浴室的位置,远远的看着女友姐姐在洗澡,不过雾气让我看不太清楚,但是动作还可以分辨,于是,在酒意甚浓的情况下,胆子越来越大,理性越来越少,我就偷偷的走到电视后面,就这样女友姐姐的裸体就呈现在我眼前了.我回头看了一下女友,她已经不醒人事了,而女友姐姐似乎故意不转头的样子,不然她一转头的话,我就会被发现了.女友姐姐身材比女友标緻,皮肤也更白,可能是平常保养真的是有在做,不像女友都很懒得做保养.女友姐姐洗完头后于是开始洗脸,因为在洗脸,所以想说因为不会睁开眼睛,所以我就更接近去看,沒想到这个时候女友姐姐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她说:「偷看很久喔!有看清楚吗?」我吓了一跳:「我只是想上厕所.」她笑了一下说:「我身材好不好?」我说:「很棒啊!皮肤也很好.」她说:「不是说沒看?还知道我身材?」我无言傻笑着,正要走回床上时,她又说:「只有这次喔!如果你要走回去的话.」我心想,这大概是默许我可以在旁边默默地看吧?但是我还是走回比较后面的位置,因为刚刚觉得很尴尬,心里面的罪恶感跟理性又提升了不少,不过还是一样在欣赏着女友姐姐洗澡的样子.她(女友姐姐)洗好脸后,开始洗身体,举起手来捧着沐浴乳抹在身上的样子,canovel.com真的一切都是慢慢的慢动作,似乎就是在表演给我看的感觉.首先是双臂,然后再来是雪白的胸部,而在洗胸部的时候,原本我看的角度只是侧身的她,突然转到我的正面来,然后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眼睛却是发出犀利的眼神,似乎在跟我说我真的是个超级大色狼.然而,应该也是因为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的关系,却也沒有去拒绝这样的距离.女友姐姐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胸部,然后用两手的大拇指在乳首上面轻轻的划着圈圈,而表情一样是犀利的一种讪笑感觉,这样的挑逗当然让我的肉棒硬到不行,我也不自觉地摸着肉棒.而她此时伸出舌头舔了嘴唇一下,让我理智与罪恶感快要完全沈沦,于是我解开裤头,露出了肉棒,开始在她面前缓慢地套弄着,这时,她的表情由讪笑变成害羞样,又从正面转回去侧身的样子,我站起来走回椅子边把衣服脱掉放好,提起胆子走进去了浴室.我:「我好累了,我想先洗澡了.」她:「是累了,还是想吃豆腐?」我:「是累了,但是不敢吃豆腐.」她:「呵呵……那是怎么样?」我:「因为都是妳害我沒洗到鸳鸯浴.」她:「那意思是说……」我:「洗天鹅浴.」她笑了出来:「只有今天吗?」我:「只有今天.」她:「嗯……那你不能碰到我喔!」我:「好.」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好机会,可以近距离地欣赏着一个漂亮的仙子沐浴的样子,虽然很想在她弯腰洗小腿的时候就挺进她的小穴中,但心里面还是有不同的声音,因此只让挺着的肉棒故意的碰一下两下她的小屁屁,而她就会回过头来瞪我一眼,但我还是用傻笑的表情像在道歉一般.以前去女友家时,女友姐姐就常常穿得很清凉,尤其是女友姐姐洗完澡后就会穿着一件薄薄的长睡衣,里面什么都沒有穿,有时要是身体沒有擦得很干时,激凸是经常可以看到的,虽然只是32B的胸部,但是挺着的乳房还是让我无法自拔的盯着.有时女友会发现我偷看然后打我的头,有时女友姐姐发现,会讲两句「大色狼」之类的,但虽然这样,却又一直这样的让我看.而两姐妹的个性差別很大,女友是蛮内向的人,女友姐姐则是很外向的人,只不过两个人都只交过一两个男朋友.当然在酒精的催化之下,原本安全的距离以及束缚一下就快要化为乌有,此时我已经快要忘记床上还有个女友在睡觉,而看着32B的白雪般的乳房又加上粉粉的乳首,加上弯下腰时两个对称的完美胸部就在眼前晃动,让我不断地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当女友姐姐终于洗到阴部的部份,她面向我缓缓地蹲下来,手抹着沐浴乳伸入阴部,而她的脸就在我肉棒的正前方.女友姐姐一边搓揉洗着小穴,一边看着我肉棒在套弄着.而我把莲蓬头拿下来,沖洗掉在肉棒上的沐浴乳,把肉棒完整地呈现在经常激凸给我看的女友姐姐面前.女友姐姐突然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轻轻的帮我套弄:「好硬喔!有沒有想很久了?」我:「妳常这样,说不想是骗人的.」她:「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有了一个还会想要两个.」我:「幻想当然是会啊!而且妳是个超正妹耶!每个人都会想吧?」她:「那,你是不是想跟我做爱?」我:「我……我当然想啊!」她:「不行,这样我会对我妹无法交代.」我:「我知道,能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她:「你不能碰我,知道吗?」我:「那我这样……」她:「这样是我碰你.」我:「喔……」她:「你会不会想射?」我:「被妳挑逗快一小时了,我怕碰一下就喷出来.」她:「夸张,要是碰一下就喷出来,我已经弄肉棒很久了耶!」我:「我捨不得喷啊!」她:「好啦,你躺下来.」我:「躺下来?」她:「嗯……躺下来.」于是我在不是很宽大的沐浴间中躺了下来,女友姐姐先用手把肉棒压平,然后跨坐了上来,用她粉嫩的小穴前后磨着我的肉棒.我:「哇……好舒服!」她:「你不能动,知道吗?你一动就会进到小穴里面,那是不可以的.」我:「那如果我不小心动了呢?」她:「我会很生气.」我:「知道了.」女友姐姐开始用力地前后磨着我的肉棒,也开始轻声的叫了出来,而双手则揉着自己的双乳,这样的享受与春光,实在让我魂去了一半.我拿来掉在旁边的莲蓬头沖掉润滑在两个人身体上的沐浴乳,在沒有沐浴乳后增加了摩擦力,女友姐姐叫得更大声了,但还是克制着音量,并趴在了我的身上.在我感受到两团软肉压在我身上时,女友姐姐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这样的大动作前后磨着真的不输插入小穴的快感,我感觉到整支肉棒有很温暖的感觉.女友的姐姐突然叫了一声,停下了动作,原来她在大动作之下,不小心把小穴套入了肉棒,于是女友姐姐快速的把小穴抽离肉棒,打了我一下.我:「我可都沒有动喔!」她:「谁叫你讲话的?再说话就不帮你射了.」于是,女友姐姐再把肉棒压平,又开始在肉棒上面用小穴前后磨着,动作又越来越大.由于这次她用手撑在地上,看着女友姐姐一对乳房在眼前晃动着,我忍不住地用手揉起女友姐姐的双乳,姐妹俩的乳房触感有所不同,女友的乳房坚实,而姐姐的乳房则较为软嫩.女友姐姐虽然瞪了我一下,但她却沒有停下来拒绝,反而动作更大的前后磨着.随着这样的动作持续着,女友姐姐似乎快到了高潮,整个人已经快趴在我身上了,而此时肉棒又滑入了小穴里面,但这次她沒有停下来的样子.她:「快幹……幹……我……」我:「啊?」她:「快……用肉……棒……幹……幹我……」我:「姐姐要高潮了?」她:「快……快了……」我双手环抱着女友姐姐的腰,快速的由下往上冲刺.她:「到了……到了……到了……」我:「再一下下好吗?」她:「不……不行……了.」我:「好,快停啰!」她:「你怎么……还不……停?」我:「好,快停了,快停了.」又一阵的冲刺后,我停了下来,而女友姐姐似乎如释重负的急急喘着气,我让她躺下来,将她的脚拨开,握着肉棒直挺挺的进入女友姐姐的小穴里面,小穴完整地包覆着肉棒,每一下进去与出来,都能感受到这种包覆的密合度.女友姐姐回神后说:「不是说你不能碰我吗?」我:「但是你说要帮我弄出来啊!」她:「等等帮你啊!」我:「喔……」于是,我还是怕女友姐姐会生气,所以就停住了,但肉棒还是停在小穴中,感受着女友姐姐小穴的温暖与紧紧密合的感觉.她:「你先出来.」我:「喔……」女友姐姐要我坐在马桶上面,而她则跪在马桶前面,用手套弄着我的肉棒.她:「可惜你不是我男友,跟你做爱很舒服.」我:「姐,跟妳做爱也很舒服,妳的小穴好紧.」她:「讨厌耶!」我:「姐很久沒做爱了喔?」她:「嗯,很久了.」我:「姐可以帮我口交吗?」她:「你这大色狼.」女友姐姐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了下去,吞吐了起来,用力地吸住,姐姐的技巧真的很优,果然功力远胜女友.我要女友姐姐蹲进来一些,让我可以揉着她的胸部,女友姐姐又用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嘴与手却加快了速度.我:「姐,我想要出来了.」她:「嗯.」我:「射哪边?嘴里吗?」她:「身上,下次再射嘴里.」我:「好.」于是我在快射出来的时候摸了一下女友姐姐的头,但是她似乎沒意会过来,结果在肉棒射出来的第一个收缩时射入了女友姐姐的嘴中,女友姐姐突然吓到,把肉棒从她的嘴中抽出,而第二个与第三个收缩就射到了女友姐姐的脸上,随着女友姐姐躲开,其它的都射到身上、腿上,当然免不了的被她唸了几句.她:「不是说快射之前要说吗?」我:「我有摸姐姐的头啊!」她:「谁知道你摸头是要射啊?」我:「我……」她:「你下次再这样,我可不会原谅你.」我:「我的好姐姐,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她:「原来妹妹帮你口交时,你是摸头跟她说要射了?」我:「我……」她:「又要洗一次澡了.」我:「那可以一起洗天鹅浴吗?」她:「什么是天鹅浴?」我:「就是不是鸳鸯浴,就叫天鹅浴.」于是,女友姐姐一样不准我碰她,两个人一样各洗各的.到了这时酒已经醒了一半,女友姐姐说,我已经很好命了,有了妹妹,也有了姐姐,所以我不能再有其他人,更不能跟她们以外的人做爱,要我真心的对妹妹好,如果我表现得好的话,她会再奖励我,但是一样不能碰她,并说:「这次是意外,知道吗?」洗完澡后,看着女友侧躺在床边,一时间不知道她怎么睡在那边,女友姐姐说女友来跨年之前就跟她说,她怀疑我外面有其他女人,希望姐姐帮她观察,而女友姐姐跟女友说:「不管多好的男人都有这样的坏毛病,但要治好是不可能的了,除非妳有办法给他想要的那样.」女友说但是她已经很配合我了,女友姐姐又说:「那样不够的.」所以说,这看起来让我有点思绪不太清楚了,两姐妹是说好用这样的方式,而姐姐原本是想说用肉体来引诱我看看但不是要做爱?还是已经是说好要做爱?还是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呢?不过随着睡意浓浓,我把女友翻去中间,在女友姐姐与我之间做一个隔间.(二)跨年夜后的明白在跨年夜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入睡,三个人翻来覆去的睡姿,睡到快十点女友姐姐先起床去梳洗一番,而女友翻过身来握着我的肉棒,听浴室传出淋浴的声音,应该是女友姐姐在沖澡吧,女友似乎也醒过来了,不时的玩弄早晨勃起的肉棒,不一会就钻进去棉被里含住了肉棒,这种让人舒服的事情,让我的手也隔着女友的衣服玩弄着乳房.昏昏沈沈的状况下,女友的姐姐从浴室出来,突然说:「姐,妳在幹嘛?」我吓了一跳,女友把棉被掀开,原来帮我口交的是女友姐姐,而起床去沖澡的是女友,昨晚半夜经过移形换位女友姐姐已经睡在我身旁,姐说:「很久沒吃了阿!吃一下又不会怎样,小气鬼」女友说:「厚!妳们昨天还玩不够喔!」姐说:「昨天根本沒做爱阿!妹夫自己在浴室外面看我洗澡打手枪」女友说:「最好是这样啦!那我听到妳的叫声是什么?」姐说:「那是妳睡迷煳了,听错了」女友说:「是这样吗?」姐说:「妳都不知道妹夫还拿我换下来的内裤闻勒!」女友转头对我说:「你这大色鬼,居然是这样变态!」姐姐笑了出来但沒有为我辩解,就走去浴室沖澡梳洗了,我有点百口莫辩的看着女友,女友似乎相信姐姐的话,然后小声的嘀咕着:「大变态,大色狼,真可恶,居然还拿内裤闻.」我转过身拉住女友的手,女友把我的手甩掉:「不要碰我,可恶的大色狼.」;好吧,我心想,此时无声胜有声,就起身把女友推倒,然后双手硬压着女友在床上,舌头进攻女友已经站起来的乳头,而想要往下去舔女友的小穴时,女友东扭西扭的说:「大色狼你还沒刷牙不准舔,去洗一洗」,于是我在女友胸部种了个草莓后起身去刷牙盥洗.到了浴室女友的姐姐正在洗澡,而我也站在马桶边尿尿,女友姐姐突然停下来走过来看我尿尿,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停止:「不要看啦,很奇怪耶」,「怎么!大变态我是过来问你要不要我的内裤打手枪耶」,「我实在是被妳害死了」,「厚,你可得了便宜又卖乖喔!我可沒说你跟我做爱,要是妹知道,不切了你才怪」,「……」,「尿完了喔!要抖几下喔」,「……」.我可更不明白了,女友的口气似乎已经表明了解姐姐跟我做爱是在这次出游的预计范围中,但似乎姐姐又不是这样的讲法,到底这两位女孩私底下有着什么协议?「姐,妳们现在是在演哪齣戏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哈!总之,妹妹会讨厌你喔!」,「怎么回事啦!?」,「反正沒什么事情啦!她总是要吃一下醋吧!」;我默默的走过去沖澡,「怎么?要跟我一起洗澡喔?」,我都忘记姐姐还沒洗完,但是我沐浴乳又抹了,姐姐转过身来开始帮我洗起肉棒:「肉棒很有精神喔!要不要在妹妹醒着的时候跟我做爱?」,「我哪敢阿」,「但是我现在很想做爱喔!你不要我就跟妹妹说你昨天更变态的事情喔!」,「我哪有变态啊!」,「你昨天射在我嘴里」,「姐,原来妳是坏人!」,「哈哈!现在进来一下,趁妹妹收拾东西跟化妆时,但是不准射出来」,这时候心思有点复杂,姐姐的身材比例真的很棒,也是天生尤物,美食当前哪有不吃下的道理,但是现在又投鼠忌器,要与不要更比昨晚更难决定,但是姐姐转过身去小屁股前后的动着,摩擦着肉棒又手握住肉棒往小穴里放,温润包覆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扶住姐姐的腰.女友可能觉得我与姐姐怎么在浴室这么久,于是走了过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正好看到这一幕说:「还说你们沒做爱,我就知道姐骗我,柜台打电话来了,快点出来收东西啦,真是机车耶,还有你肉棒给我小心点,敢射出来试试看」,姐说:「好啦!」,于是姐姐拔了出来,快速的沖完澡,然后去化妆整理东西,留我一个人错愕的在浴室.一切状况似乎明朗,女友是在吃醋,毕竟跟她以外的人做爱,但对像又是自己的姐姐也不想要计较,而姐姐又是很爱故意的说一些让女友吃醋的话,然后又把调侃我当作是乐趣,跟我做爱只是一种好玩而有趣的事情,参杂着一些她本身想要的慾望,但为什么女友会答应这些事情或是已经有心理准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当时的我只认为姐姐跟我说的话是主要的原因.